略略trarara

歌仙儿我要吃掉你辣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色差真的太大了
我自杀
对不起歌仙大人…

太垃圾了…这个色差…
还没摸过几次板子,画的很差,请原谅(土下座)
小夜真的太可爱啦…!

三个后藤了……!!!

瞎写

不知道是风呢,还是吐息呢,他的鼻子忽然有点痒。

骨喰却没办法痛痛快快地把这个喷嚏打出来。三日月的手正在他腰上。紧紧地……此刻只要他抬头,就能瞥见头顶那双美丽生辉的眼睛,带着点模糊的笑意,眼睑稍垂,似乎一如他往常平静坦然。

他闭了闭眼,咬牙勉强忍下打喷嚏的欲望。
“骨喰,想打喷嚏吗?”
三日月却关切地问道。
骨喰埋头在他怀里动弹不得,闻言睁大了眼睛困窘地想要挣脱。
一股热气噌地由脊梁爬上来,把耳朵都熏红了。
“哈哈哈哈,”三日月稍稍放开了点,“抱歉抱歉,请你打出来吧,忍耐可是不好的哦。”
骨喰有点气闷地后退,却发现那双手依然牢牢锁在他腰间。
“……请放开我……”
他本应该严肃认真地拉下脸,却因为底气不足而不知怎么的逐渐小了声音。
又挣了下,对方还是不放。

“就这么打吧,不必担心传染给老爷爷我。”
三日月是这么说的。
说完,他甚至重新抱紧了些。
“嗯,说来骨喰你,现在是个少年人呢。”
“比老爷爷还容易着凉的话,这可不行啊。”

“我……我没有着凉。”
骨喰艰难地反抗着,只是那股力量却越来越微乎其微。
“没有着凉……?”
那双纤长的,脱去了沉色的手套的手,挟着凉意,忽然轻柔地抚摸在他脸上,骨喰不习惯这样的触碰,下意识躲避地缩起脖颈。
“可是骨喰的脸,”
指尖划过了耳廓。
“和耳朵,都很烫,这也没问题吗?”

三日月的手指使坏似的,开始揉搓起了骨喰柔软的耳朵。骨喰浑身僵硬地忍受他的摆布,从耳尖到脖子都热得发粉,随心跳不断波动。

“越来越热了。”
三日月宗近贴近了他。
“对不起,骨喰,我是个坏爷爷吧?”

说完,有双嘴唇轻轻柔柔吻在了他的脸上。

后来…………

“啊……阿嚏!”

婶:“怎么感冒了?两个人都?话说付丧神居然会感冒?作者你在乱写什么啊!”

话说…这个爷爷,话真多……(土下座)ooc永远属于我……

垃圾指绘之
喊着“为什么要我叫那种乡下刀师父啊!”
的歌诺斯
一拳真滴hin好看

看一拳里甜心和小杰对话仿佛如同我的两个老公见面
嘻…嘻嘻

每次上lof看到太太们的文心情就开始郁闷了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一方面是太太们都太棒了另一方面太太们的玻璃渣真的很扎心了…

过生日过生日

明目张胆地过生日(听说过生日与ooc更配哦)
和歌仙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!
生日!生日!生日!
ooc挺严重的,请不要叉我(ˉ(∞)ˉ)
可能会辣眼睛
emmmm

今天的审神者有点奇怪。
总是偷偷摸摸看向他的眼睛,却不说话。

“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
这次,趁她没来得及收回目光,歌仙兼定干脆俯下身无奈地看着他的主人。

她立刻脸红了。
“……没有。”

真是个奇怪又简单的人呢。
歌仙兼定不是那种会借着主人对他的特别优待而捉弄她的刀,虽然心里好奇,但是对着这样遮遮掩掩的不坦白,于谁,他也不想继续追问了。

“这样啊。”
一阵沉默之后,他打算继续去做自己的事。
“要出阵吗?还是锻刀?我来准备。”

“今天已经结束了,不用再忙了,”主人连忙微微侧身按住歌仙兼定将要从她身旁站起来的身形,“陪我坐会吧。”

歌仙兼定一头雾水地坐了回去。

偶尔能听见别院里的刀们的话声与笑音。留给近侍的这一间屋子靠着池水,夏天过去了,蛙声,蝉鸣,都消失了。两人之间只有安静的渗透与弥漫。

“今天过去了,这一年也要过去了。”
歌仙兼定说。
“又是一年。”

很巧。他伸出手去感受凉风的瞬间,一片落叶恰好就落在他手心。

“给。”
歌仙兼定看着那片叶子,内心忽然有些恍然的笑意。他将它递给主人。

“普普通通的落叶啊。”
主人接过来,把它举上眼前翻来覆去地观察。

“是呢。归根结底,生命就是普通的呀。一年又一年,这样的落叶,多到无法用数字来计量。”
歌仙兼定微微笑道。
“不过我是刀剑,生命姑且可以说是永恒的。”

主人忽然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,移开了目光,却尽数落在歌仙兼定眼中。

“那我肯定也是这样普通的落叶吧,对于你来说。”
她转着叶梗酸溜溜地说。
“反正人就那几十年可活。”

歌仙兼定静静地侧头望着主人有些不是滋味的表情,开口说道:
“不,这一片是特别的。”

主人疑惑地转头。

“特别之处不在于外表,而是在这一刻,它来到了这里。”
“你一定也明白的,不是吗?”

可是,主人没有回应。

啊。是风声。
他说完那句话,居然从心眼里觉得羞赧。
歌仙兼定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,所以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。

“今天是我的生日哦。”
主人忽然说。歌仙兼定有些惊讶地回头。
“叶子之所以特别,是因为在这一天它落在你手中,还是因为在我与你在一起的这一刻,它来到我身边了呢?”

她把叶片放进口袋里轻轻拍了拍,然后得意地一笑。
“你不祝我生日快乐吗?”

歌仙兼定愣了愣,转而便自嘲而可惜地轻笑了一声。
“是啊,的确……是个特别的日子啊。”
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
“那么今天可要好好度过呢,相关的庆祝就由我来准备吧。”

主人对他眨了眨眼睛。
“那我要做什么呢?”

歌仙兼定将胸前的花朵摘下来,夹在她的耳边。
“今天,只要觉得快乐就好。”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爱染:主人!要开祭典的,对吧?对吧?吧????

――你老婆,长的比你好看,声音比你好听,还比你有文化
――那不正好吗!?

(* ̄︶ ̄*)

和…的中秋节

中秋节写的…歌仙一定会非常喜欢这种赏味的节日吧
不过我确实是没去看月亮orz何况那几天下着雨,天是阴的
啊,反正就是,
喜欢他呗(。)

雨后未霁,秋露刚上,今夜便是月圆了。

“中秋节,果然是要赏月呢。”
歌仙兼定坐在过廊下抬头看着天边饱满的月盘,膝边放着一盏清茶与几块月饼。他不由发出一声叹喟。
“不来看看吗?”
他别过头,看着身后房间里的主人。
“啊,那个,二队还在出阵中,我得跟狐之助保持联络才行,你先自己看吧。”
主人低着的头飞快抬起来,又迅速重新埋了下去。
“……”
歌仙兼定回头继续盯着天上的圆月。

“还要茶吗?”
乱提着茶壶从他身边走过。

“麻烦了。”
歌仙兼定把茶盏递给他,顺口问道。
“听到了热闹的声音,在干什么呢?”

“啊,”乱藤四郎嘻嘻笑着,“大家在我们的房间里聚会呢。”
他看着房间里:“阿鲁基,要加入我们吗?”

主人还在焦头烂额地忙活她的事,于是也婉言拒绝了。
“好好玩,我就不去了。”

歌仙兼定望着月轮边清白的光晕,一个人孤零零地静静呷了口茶水,一时间竟然想不出任何辞藻来形容他眼中落下的美景。

又过了一会,二队回来了。
骨喰藤四郎默默地来房间行过礼,就回到了粟田口的屋子,热闹的声音一波接一波从那边传来。剩下的刀也是打过招呼后各回各的房间。歌仙兼定有点疑惑,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喝茶,明明天气还是凉飕飕的,茶水冷得总是特别快。

月饼对他来说,也有点甜得腻了。歌仙兼定动动喉结,忽然回过头,看见了一个已经裹进被子里昏昏欲睡的主人。

“要睡了?”
他愣住了,同时又觉得气闷。

“是啊……好累……”
主人恢复了稍许的神志,眯起眼睛努力看向他。
“对不起呢……好像是忘了和你约好看月亮了……”

“不用放在心上。”歌仙兼定其实在心里觉得非常不快与遗憾,他端起地上的托盘,打算起身回厨房简单收拾一番便也去睡觉。
“好好休息。”

“等一下!”
他看向身后裹得像蚕蛹的主人。
“请过来一下……”
她朝他伸出一只手来。
歌仙兼定不解地凑了过去。主人握住他的手,同时非常突然地,飞快抖了抖。

“好冷……果然很冷……”
主人继续握住他的手,脑袋埋进枕头里。她的手心热乎乎的,让歌仙兼定有种合成成功的温暖感觉,只是这种感觉与他从获得人身以来所触及过的一切都不同。
“……所以说不要自己在那坐那么久嘛……”
“今天真冷啊……对吧……”

他由她握着手,心底缓缓也升起一轮圆满而澄莹的明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