略略trarara

歌仙儿我要吃掉你辣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和…的中秋节

中秋节写的…歌仙一定会非常喜欢这种赏味的节日吧
不过我确实是没去看月亮orz何况那几天下着雨,天是阴的
啊,反正就是,
喜欢他呗(。)

雨后未霁,秋露刚上,今夜便是月圆了。

“中秋节,果然是要赏月呢。”
歌仙兼定坐在过廊下抬头看着天边饱满的月盘,膝边放着一盏清茶与几块月饼。他不由发出一声叹喟。
“不来看看吗?”
他别过头,看着身后房间里的主人。
“啊,那个,二队还在出阵中,我得跟狐之助保持联络才行,你先自己看吧。”
主人低着的头飞快抬起来,又迅速重新埋了下去。
“……”
歌仙兼定回头继续盯着天上的圆月。

“还要茶吗?”
乱提着茶壶从他身边走过。

“麻烦了。”
歌仙兼定把茶盏递给他,顺口问道。
“听到了热闹的声音,在干什么呢?”

“啊,”乱藤四郎嘻嘻笑着,“大家在我们的房间里聚会呢。”
他看着房间里:“阿鲁基,要加入我们吗?”

主人还在焦头烂额地忙活她的事,于是也婉言拒绝了。
“好好玩,我就不去了。”

歌仙兼定望着月轮边清白的光晕,一个人孤零零地静静呷了口茶水,一时间竟然想不出任何辞藻来形容他眼中落下的美景。

又过了一会,二队回来了。
骨喰藤四郎默默地来房间行过礼,就回到了粟田口的屋子,热闹的声音一波接一波从那边传来。剩下的刀也是打过招呼后各回各的房间。歌仙兼定有点疑惑,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喝茶,明明天气还是凉飕飕的,茶水冷得总是特别快。

月饼对他来说,也有点甜得腻了。歌仙兼定动动喉结,忽然回过头,看见了一个已经裹进被子里昏昏欲睡的主人。

“要睡了?”
他愣住了,同时又觉得气闷。

“是啊……好累……”
主人恢复了稍许的神志,眯起眼睛努力看向他。
“对不起呢……好像是忘了和你约好看月亮了……”

“不用放在心上。”歌仙兼定其实在心里觉得非常不快与遗憾,他端起地上的托盘,打算起身回厨房简单收拾一番便也去睡觉。
“好好休息。”

“等一下!”
他看向身后裹得像蚕蛹的主人。
“请过来一下……”
她朝他伸出一只手来。
歌仙兼定不解地凑了过去。主人握住他的手,同时非常突然地,飞快抖了抖。

“好冷……果然很冷……”
主人继续握住他的手,脑袋埋进枕头里。她的手心热乎乎的,让歌仙兼定有种合成成功的温暖感觉,只是这种感觉与他从获得人身以来所触及过的一切都不同。
“……所以说不要自己在那坐那么久嘛……”
“今天真冷啊……对吧……”

他由她握着手,心底缓缓也升起一轮圆满而澄莹的明月。

评论(2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