略略trarara

歌仙儿我要吃掉你辣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过生日过生日

明目张胆地过生日(听说过生日与ooc更配哦)
和歌仙在一起的第一个生日!
生日!生日!生日!
ooc挺严重的,请不要叉我(ˉ(∞)ˉ)
可能会辣眼睛
emmmm

今天的审神者有点奇怪。
总是偷偷摸摸看向他的眼睛,却不说话。

“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
这次,趁她没来得及收回目光,歌仙兼定干脆俯下身无奈地看着他的主人。

她立刻脸红了。
“……没有。”

真是个奇怪又简单的人呢。
歌仙兼定不是那种会借着主人对他的特别优待而捉弄她的刀,虽然心里好奇,但是对着这样遮遮掩掩的不坦白,于谁,他也不想继续追问了。

“这样啊。”
一阵沉默之后,他打算继续去做自己的事。
“要出阵吗?还是锻刀?我来准备。”

“今天已经结束了,不用再忙了,”主人连忙微微侧身按住歌仙兼定将要从她身旁站起来的身形,“陪我坐会吧。”

歌仙兼定一头雾水地坐了回去。

偶尔能听见别院里的刀们的话声与笑音。留给近侍的这一间屋子靠着池水,夏天过去了,蛙声,蝉鸣,都消失了。两人之间只有安静的渗透与弥漫。

“今天过去了,这一年也要过去了。”
歌仙兼定说。
“又是一年。”

很巧。他伸出手去感受凉风的瞬间,一片落叶恰好就落在他手心。

“给。”
歌仙兼定看着那片叶子,内心忽然有些恍然的笑意。他将它递给主人。

“普普通通的落叶啊。”
主人接过来,把它举上眼前翻来覆去地观察。

“是呢。归根结底,生命就是普通的呀。一年又一年,这样的落叶,多到无法用数字来计量。”
歌仙兼定微微笑道。
“不过我是刀剑,生命姑且可以说是永恒的。”

主人忽然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,移开了目光,却尽数落在歌仙兼定眼中。

“那我肯定也是这样普通的落叶吧,对于你来说。”
她转着叶梗酸溜溜地说。
“反正人就那几十年可活。”

歌仙兼定静静地侧头望着主人有些不是滋味的表情,开口说道:
“不,这一片是特别的。”

主人疑惑地转头。

“特别之处不在于外表,而是在这一刻,它来到了这里。”
“你一定也明白的,不是吗?”

可是,主人没有回应。

啊。是风声。
他说完那句话,居然从心眼里觉得羞赧。
歌仙兼定不擅长应付这种场面,所以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。

“今天是我的生日哦。”
主人忽然说。歌仙兼定有些惊讶地回头。
“叶子之所以特别,是因为在这一天它落在你手中,还是因为在我与你在一起的这一刻,它来到我身边了呢?”

她把叶片放进口袋里轻轻拍了拍,然后得意地一笑。
“你不祝我生日快乐吗?”

歌仙兼定愣了愣,转而便自嘲而可惜地轻笑了一声。
“是啊,的确……是个特别的日子啊。”
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
“那么今天可要好好度过呢,相关的庆祝就由我来准备吧。”

主人对他眨了眨眼睛。
“那我要做什么呢?”

歌仙兼定将胸前的花朵摘下来,夹在她的耳边。
“今天,只要觉得快乐就好。”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爱染:主人!要开祭典的,对吧?对吧?吧????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