略略trarara

歌仙儿我要吃掉你辣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瞎写

不知道是风呢,还是吐息呢,他的鼻子忽然有点痒。

骨喰却没办法痛痛快快地把这个喷嚏打出来。三日月的手正在他腰上。紧紧地……此刻只要他抬头,就能瞥见头顶那双美丽生辉的眼睛,带着点模糊的笑意,眼睑稍垂,似乎一如他往常平静坦然。

他闭了闭眼,咬牙勉强忍下打喷嚏的欲望。
“骨喰,想打喷嚏吗?”
三日月却关切地问道。
骨喰埋头在他怀里动弹不得,闻言睁大了眼睛困窘地想要挣脱。
一股热气噌地由脊梁爬上来,把耳朵都熏红了。
“哈哈哈哈,”三日月稍稍放开了点,“抱歉抱歉,请你打出来吧,忍耐可是不好的哦。”
骨喰有点气闷地后退,却发现那双手依然牢牢锁在他腰间。
“……请放开我……”
他本应该严肃认真地拉下脸,却因为底气不足而不知怎么的逐渐小了声音。
又挣了下,对方还是不放。

“就这么打吧,不必担心传染给老爷爷我。”
三日月是这么说的。
说完,他甚至重新抱紧了些。
“嗯,说来骨喰你,现在是个少年人呢。”
“比老爷爷还容易着凉的话,这可不行啊。”

“我……我没有着凉。”
骨喰艰难地反抗着,只是那股力量却越来越微乎其微。
“没有着凉……?”
那双纤长的,脱去了沉色的手套的手,挟着凉意,忽然轻柔地抚摸在他脸上,骨喰不习惯这样的触碰,下意识躲避地缩起脖颈。
“可是骨喰的脸,”
指尖划过了耳廓。
“和耳朵,都很烫,这也没问题吗?”

三日月的手指使坏似的,开始揉搓起了骨喰柔软的耳朵。骨喰浑身僵硬地忍受他的摆布,从耳尖到脖子都热得发粉,随心跳不断波动。

“越来越热了。”
三日月宗近贴近了他。
“对不起,骨喰,我是个坏爷爷吧?”

说完,有双嘴唇轻轻柔柔吻在了他的脸上。

后来…………

“啊……阿嚏!”

婶:“怎么感冒了?两个人都?话说付丧神居然会感冒?作者你在乱写什么啊!”

话说…这个爷爷,话真多……(土下座)ooc永远属于我……

评论

热度(6)